就是这里,一会儿见到我们的财务经理…门外响起海哥低沉的声音。


我揉揉酸胀的眼睛,在抽屉里掏出滴眼液抬头就往眼睛里滴,整天对着电脑里的文件,还要对着办公桌上的文件,天天都是头昏脑胀的,而我又是一个喜欢亲力亲为的人,加上从学校到社会这两年的打磨,我已经越来越不容易相信别人了,所以自己能做的还是不找别人,而且我还要努力工作回报女老板对我的栽培。


我胡乱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,海哥就已经开始敲门了,海哥是我的副手,今年33岁,以前当过兵,退伍后就来到公司,已经快10年了,刚开始只是个保安员,不过海哥人很好又很会做人,到现在就坐到了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的位置上。我叫他进来,


海哥春风满面的走了进来,见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,我站了起来,那女孩看起来很白净,长发,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西服,脚穿黑色高跟鞋,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,我以为她在故意搔首弄姿,仔细一看,她的脚踝也再扭动,估计这个女孩平时很少穿高跟鞋,


海哥走到我的办公桌前停下,我伸手示意他们两个坐在沙发上,海哥没有动,转头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女孩坐下,那个女孩很紧张的样子,没有动。


海哥转头有些严肃的对我说:


张总,这位就是我昨天告诉你来面试的,刚刚通过人事部的面试,现在我带她过来让你看看。


在公司里,除了女老板的男秘书小金,就是海哥是我还能信任一点的人,而且他比我大6岁,每次听他叫我张总我都感觉有点不自在


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对海哥说:这事就交给你办吧!


那怎么行。这是给你找的助理。海哥说着,居然露出坏笑的表情,双手放在我的办公桌上,身体微微前倾,低低的说:这姑娘今年22,大学刚毕业…说着还对我挑了一下眉。


我迷惑的看着海哥。


海哥立刻收起笑容,转头严肃的对女孩说:你过来把证件先给张总看一下把。说完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

女孩点了点头,从身后的背包中有些费力的摸出几个证件,然后有些摇晃走到我的办公桌前,轻轻的把证件放在我的面前。


女孩齐肩的头发,平直而自然,她的额头上居然渗出一些细小的汗珠,上面全然没有什么粉啊膏的痕迹,她的皮肤真的很白,大大的眼睛低低的盯着我的领带,偶尔会抬起眼睛正视我,眼里全是少女的青涩和紧张。然后又立刻去看我的领带,她的嘴唇很薄,有些亮亮的,我仔细一看。原来她没有擦口红,他擦得是润唇膏,难怪她嘴唇的颜色那么自然,她的脖子跟脸上的皮肤居然是一样的白,那身西装跟她的年龄很不搭,但是在那身黑色紧身西装的包裹下,使她的胸部看起来更圆润,她的腰身看起来更曼妙。


我在椅子上坐下来,低头拿过女孩的那些证件,她叫小蕊,上面是一些英语啊计算机之类的证书,我拿过小蕊的身份证,照片上的她显得更加青涩,大大的眼睛单纯的看着相机,2*0***19911201…这个身份证号码居然也是东北,而且跟我表弟在同一个城市,小蕊居然跟我表弟同岁! 我立刻拿过小蕊的简历,在教育经历上清楚的写着**市**高中,天哪,这个女孩居然跟我表弟是高中同学!


我抬起头,再看眼前的小蕊感觉除了紧张,还有些尴尬,海哥居然直直的盯着小蕊,一只手竟悄悄的拉了一下自己西裤的裤裆,她的裤裆居然微微隆起,这哥们不是硬了吧?我自嘲的摇了摇头,小蕊竟然紧张起来,看来她是认为我看了她的证件摇头,于是我又点了一下头,小蕊的眼里立刻充满了失望,看来这个女孩是彻底误会我的意思了。


花开的时候最珍贵,花落了就枯萎…林心如的《落花》响起,小蕊立刻慌忙的从背包里掏出手机,胡乱的按了几下才把手机关上,小蕊把手机紧紧的攥在手里,急忙对我说:对不起,张总!我刚才进来时忘关…没事,没事。海哥打断了小蕊的话,小蕊朝海哥看过去,正好撞到海哥火辣辣的眼神,小蕊立刻转过头看着我。


我站起身来,拿起小蕊的证件走了过去,小蕊立刻站了起来,海哥也站了起来,他的裤裆居然真的支起了大帐篷,海哥发现我在看他,立刻又坐了下去,可又站了起来,全然不顾自己裤裆支起的大帐篷,小蕊有点惊恐,头都有些颤抖。我把小蕊的证件放在她手里,小蕊接过证件慢慢的低下头等待着…


嗯,嗯…海哥干咳了两声,吞了吞口水对小蕊说:


你先到里面的休息室等等,我和张总先讨论一下。


小蕊疑惑的转头看了看海哥,正迎上海哥眼中的丝丝欲火,小蕊立刻低下头,把背包和手机放在沙发旁边,慢慢的,有些摇晃的朝办公室的休息室走去,那身黑色的紧身西装把小蕊纤细的腰身和圆圆屁股包裹的格外性感,我感觉自己的喉咙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,小蕊走进休息室,轻轻关上了门。


海哥伸手在西裤外摆正不听话的硬JB,使劲吞了吞口水,稍微平静下来一点就低低的对我说:


这姑娘怎么样??


我看海哥那有些猴急的样子很迷茫,再看他西裤支起的帐篷又觉得很好笑,就故作镇定的问他:


什么怎么样?


海哥有些惊讶: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啊?


我更糊涂了:啥事啊?


海哥有点着急:就是你要觉得她可以做你的助理,可以先砸她一炮。这姑娘这么正,以后你小子有得玩了。


我惊得说不出来话,想想跟那女孩素昧平生的,而且那女孩很可能是我表弟的高中同学,还是个90后,我平时小姐都不找,哪有那个心啊,于是我对海哥说:算了吧,那事我不干!


海哥锤了一下我的肩膀:你小子处男还是装呢啊,那么靓的妞白给你操你都不要,你瞧瞧她那脸蛋,那奶子,那屁股,那…


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小蕊那性感的一切,但想想女友小云含辛茹苦的跟了我7年,我打断海哥的话:好吧,你喜欢就给你吧,反正你也没助理呢。


海哥听后求之不得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就知道你小子地道,这妞我先收了,你要想干就进来啊!


海哥说着迫不及待的解开皮带,推门就进了休息室,海哥转头对我笑了笑,指了指门,这哥们不关门了!


我呆呆的看着那敞开门的休息室,很快就传来海哥西裤兜里钥匙掉落的地板的声音,海哥一直低低的说着什么,我努力听,到我听不清,因为我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热了起来,火烧火燎的,最后整个脑袋都开始烧了起来,我听见小蕊低低的声音,好像在说不要、求你不要这样之类的话,那颤抖的声音让我感觉身体一阵燥热,我感觉我的JB无耻的硬了,脑袋烧得有些眩晕。


我在小蕊坐过沙发上坐了下来,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里面敞着门的休息室,


过了不久,一阵阵允吸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声音越来越清晰,是海哥发出来的,我听见小蕊还在低低的挣扎声,可每当海哥一声重重的允声传来,紧跟着就是小蕊低低的一声啊的叫声,好像有些痛苦,但又不完全是痛苦。


我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硬的不行的JB,一阵酥麻总JB流向全身,我感觉我的全身烧得很,那烧灼感让我窒息,我站起来轻手轻脚,但是速度很快的走到那敞开门的休息室旁边。


休息室的沙发周围散乱着海哥跟小蕊的衣服,海哥赤裸着全身,仅仅脚上穿着袜子,小蕊的西装上衣已经被脱了下来,凌乱的压在身下,她那白色的衬衫只有一只袖子是穿着的,其他都胡乱的缠在脖子上,压在身下,她那粉红色的文胸带了已经完全被海哥扯断,掉在沙发旁边,小蕊的脸使劲往沙发内侧藏过去,原来平直的长发也变得零乱不堪,而海哥正压在她身上疯狂的吸食小蕊的乳头,一只手不断揉捏小蕊另一个雪白的乳房,另一只手神进小蕊的两腿之间不断的抓着, 小蕊的裤子和内裤都已经褪在脚踝上,白白的双腿紧紧夹住海哥精壮的身体,突然海哥抬起腰,我看见小蕊竟然主动伸手握住海哥黑亮坚挺的大JB对准自己的小穴,看不到小蕊的小穴是什么样子,只能看见她稀疏的阴毛跟海哥浓密的阴毛纠缠在一起,


小蕊还没把手缩回来,只见海哥使劲往小蕊身体里一顶,小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可这叫声里痛苦的成分已经很少很少了,小蕊反抱住海哥宽大的背,海哥则从小蕊圆润的双峰上,抬头朝她的嘴盖了过去,疯狂吸食着小蕊的嘴唇,而小蕊则热情的回应着海哥,海哥在小蕊身上使劲的操着,每一下都格外用力,像要把小蕊从中间劈开,而小蕊则格外配合着,海哥干一下,她就大叫一声,随着海哥的速度越来越快,小蕊的喊就也变得上气不接下气,而海哥的嘴巴疯狂的吞噬小蕊的嘴唇让她更加难以呼吸,我看见小蕊整个脸开始发红,最后都开始发紫了,突然,海哥抬起身。头使劲向后仰着,嘴巴大大的长着。使劲的顶了小蕊几下,这几下把沙发顶得都移动了几下,海哥大声吼了一声,身体用力向小蕊的身体内冲动几下,每一下都好像海哥的JB会从小蕊的肚子里顶出来似的,小蕊那几声叫得特别大声。


我都担心外面会不会被人听到,这时可是正常上班的时间啊


海哥就那样动也不动的压着小蕊的身体,而小蕊也仰着头无声的大口喘着气,汗水已经打湿了她额前的头发,海哥突然使劲踹了几口气,自言自语道:


操,真TM爽了,说着低头用粗大的手抓了一把小蕊雪白的乳房,淫笑着说:小妹子真带劲!


小蕊被海哥抓了一把乳房,眼里恢复了光泽,听到海哥的话,小蕊的脸立刻红了,她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,动了动身子想坐起来,可海哥的JB还插在她的身体里,坐不起来。


海哥立刻把她抱了起来,小蕊雪白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海哥硬实的胸肌上,双臂环住海哥的脖子,整个脸埋在海哥的脖子下,海哥一栋着身体抱着小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看见我居然特自然,笑着对我说:MD,这小妹子还害羞了,抬头看看张总。小蕊慢慢的抬起头,湿湿的头发遮住了大半边的脸,但仍然可以看见她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
海哥抱着小蕊往上使劲操了两下,小蕊立刻低低的叫了两声,海哥就抱着她走两步操一下的走到我面前,转身站在我的侧面,叉开腿稳稳的站在地板上,一下一下,很慢,但是很用力的操着小蕊,而小蕊则咬紧嘴唇不想在我的面前叫出声来,在这里一声声的低吟,


海哥一边喘着粗气。站在地板上抱着小蕊上下操着她,一边跟我说:看你这身材,这个姿势肯定能行,一会儿我让你搞她一炮,这个小妹子真骚。操着真TM爽。


我笑着摇了摇头,


海哥不屑的说:你小子就别装了,你看你那JB都翘那么高,在裤子里顶着不难受啊,掏出来操她,现成的妹子…


我吞了一口口水让自己干涩的嗓子舒服点,故作镇定的说:你干吧,我看一会儿就下楼去了。


海哥爽朗的笑了,使劲操了两下怀里的小蕊,小蕊清楚的低吟两声:那行,兄弟喜欢看,当哥的就给你好好操。


海哥抱着小蕊两步一操的又回到了沙发,不愧当过兵,臂力真好,站起来抱着都能干几分钟,


海哥背对着我,轻轻的把小蕊放在沙发上,这样他们的私处就清楚的展现在我的眼前了,海哥俯下身子,亲吻着小蕊的乳头开始在她的身上冲刺,说冲刺一点不过份,因为海哥的速度越来越开,JB还不是整个都插进去,大约有三分之一漏在外面。


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,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,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,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,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,小蕊的小穴已经严重充血,变成了十分显眼的鲜红色,不断有透明的粘稠的液体从里面沿着海哥粗大的黑JB流出来,滴落在沙发上,飞溅到地板上,海哥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小蕊叫的支离破碎,直直的盯着小蕊那正被操着的已经鲜红的小穴,我感觉像是一团红色跳动翻涌的沸水,不知过了多久,海哥一声大叫,小蕊没命似的大口大口喘着气,海哥粗大的黑JB使劲往小蕊鲜红的小穴钻,两个硕大的卵蛋开始抖动,JB下面的尿道也开始抽动,海哥抽动着大JB一下一下的往小蕊体内射着精,还想要把整个灵魂都射进去,


射精结束后,海哥又挺着屁股使劲操了几下小蕊,而此时的小蕊已经不能动了,瘫软在沙发上,海哥拔出大鸡巴,又伸手使劲捏了捏小蕊圆润的乳房,有些依依不舍的转过身,此时他的JB特逗,原来跟整体差不多黑色的龟头变成了显眼的红色,红红的,凉凉的,跟小蕊的小穴差不多,那红亮的龟头跟下面黑亮的JB看起来特别滑稽,海哥俯身迅速抽出茶几上几张纸巾,胡乱的擦擦JB上,蛋皮上,阴毛上,大腿上沾上从小蕊小穴里流出来的液体,然后随手丢在纸筒里。又抽出几张纸巾转身去擦小蕊小穴周围的液体,海哥伸出两个手指捅进小蕊的小穴里随意的转动,然后抽出手,慢慢的,一股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小蕊鲜红的小穴里流了出来,那些纸巾都没够擦,海哥又转身抽出更多的纸巾去擦,总算擦完了,


小蕊满脸潮红,跟一团棉花似的瘫软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嘴巴微张着揣着粗气,海哥转过身,粗大黑亮的JB居然还没有明显开始变软,只是龟头的红色退了一些。他晃动着直挺的大JB转身坐在沙发上,小蕊则顺势瘫倒在海哥的怀里,海哥很随意的拨弄着小蕊雪白乳房上红硬的乳头,一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冲我嘿嘿的笑了几声:


等下哥在让你看招绝的,先让这小妹子休息一下。


小蕊闻声立刻张开眼睛,轻声说:不要了,我不要了。


这些把我也整乐了,我解开裤带,伸手摆正JB的姿态,然后系上裤带,整了整领带和衣领j说:


我先出去转转,你过来把我办公室的门反锁上。


海哥伸手使劲抓了一把小蕊雪白的乳房,笑嘻嘻的站起身甩着硬硬的黑JB跟着我走了出来,我出门后,他身体躲在门后面,只头出头,笑着看着我:


哥们真讲究,晚上哥请你。


想起他是赤身裸体的在门里面站着,JB还是硬的,脸上却跟没事人似的晚上还要请我,我笑了,冲他摆摆手:


走廊有监控,小心走光。


海哥立刻关上了门。


我笑得更厉害了,这哥们光顾着爽了,公司走廊什么时候按监控了?


就是这里,一会儿见到我们的财务经理…门外响起海哥低沉的声音。


我揉揉酸胀的眼睛,在抽屉里掏出滴眼液抬头就往眼睛里滴,整天对着电脑里的文件,还要对着办公桌上的文件,天天都是头昏脑胀的,而我又是一个喜欢亲力亲为的人,加上从学校到社会这两年的打磨,我已经越来越不容易相信别人了,所以自己能做的还是不找别人,而且我还要努力工作回报女老板对我的栽培。


我胡乱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,海哥就已经开始敲门了,海哥是我的副手,今年33岁,以前当过兵,退伍后就来到公司,已经快10年了,刚开始只是个保安员,不过海哥人很好又很会做人,到现在就坐到了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的位置上。我叫他进来,


海哥春风满面的走了进来,见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,我站了起来,那女孩看起来很白净,长发,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西服,脚穿黑色高跟鞋,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,我以为她在故意搔首弄姿,仔细一看,她的脚踝也再扭动,估计这个女孩平时很少穿高跟鞋,


海哥走到我的办公桌前停下,我伸手示意他们两个坐在沙发上,海哥没有动,转头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女孩坐下,那个女孩很紧张的样子,没有动。


海哥转头有些严肃的对我说:


张总,这位就是我昨天告诉你来面试的,刚刚通过人事部的面试,现在我带她过来让你看看。


在公司里,除了女老板的男秘书小金,就是海哥是我还能信任一点的人,而且他比我大6岁,每次听他叫我张总我都感觉有点不自在


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对海哥说:这事就交给你办吧!


那怎么行。这是给你找的助理。海哥说着,居然露出坏笑的表情,双手放在我的办公桌上,身体微微前倾,低低的说:这姑娘今年22,大学刚毕业…说着还对我挑了一下眉。


我迷惑的看着海哥。


海哥立刻收起笑容,转头严肃的对女孩说:你过来把证件先给张总看一下把。说完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

女孩点了点头,从身后的背包中有些费力的摸出几个证件,然后有些摇晃走到我的办公桌前,轻轻的把证件放在我的面前。


女孩齐肩的头发,平直而自然,她的额头上居然渗出一些细小的汗珠,上面全然没有什么粉啊膏的痕迹,她的皮肤真的很白,大大的眼睛低低的盯着我的领带,偶尔会抬起眼睛正视我,眼里全是少女的青涩和紧张。然后又立刻去看我的领带,她的嘴唇很薄,有些亮亮的,我仔细一看。原来她没有擦口红,他擦得是润唇膏,难怪她嘴唇的颜色那么自然,她的脖子跟脸上的皮肤居然是一样的白,那身西装跟她的年龄很不搭,但是在那身黑色紧身西装的包裹下,使她的胸部看起来更圆润,她的腰身看起来更曼妙。


我在椅子上坐下来,低头拿过女孩的那些证件,她叫小蕊,上面是一些英语啊计算机之类的证书,我拿过小蕊的身份证,照片上的她显得更加青涩,大大的眼睛单纯的看着相机,2*0***19911201…这个身份证号码居然也是东北,而且跟我表弟在同一个城市,小蕊居然跟我表弟同岁! 我立刻拿过小蕊的简历,在教育经历上清楚的写着**市**高中,天哪,这个女孩居然跟我表弟是高中同学!


我抬起头,再看眼前的小蕊感觉除了紧张,还有些尴尬,海哥居然直直的盯着小蕊,一只手竟悄悄的拉了一下自己西裤的裤裆,她的裤裆居然微微隆起,这哥们不是硬了吧?我自嘲的摇了摇头,小蕊竟然紧张起来,看来她是认为我看了她的证件摇头,于是我又点了一下头,小蕊的眼里立刻充满了失望,看来这个女孩是彻底误会我的意思了。


花开的时候最珍贵,花落了就枯萎…林心如的《落花》响起,小蕊立刻慌忙的从背包里掏出手机,胡乱的按了几下才把手机关上,小蕊把手机紧紧的攥在手里,急忙对我说:对不起,张总!我刚才进来时忘关…没事,没事。海哥打断了小蕊的话,小蕊朝海哥看过去,正好撞到海哥火辣辣的眼神,小蕊立刻转过头看着我。


我站起身来,拿起小蕊的证件走了过去,小蕊立刻站了起来,海哥也站了起来,他的裤裆居然真的支起了大帐篷,海哥发现我在看他,立刻又坐了下去,可又站了起来,全然不顾自己裤裆支起的大帐篷,小蕊有点惊恐,头都有些颤抖。我把小蕊的证件放在她手里,小蕊接过证件慢慢的低下头等待着…


嗯,嗯…海哥干咳了两声,吞了吞口水对小蕊说:


你先到里面的休息室等等,我和张总先讨论一下。


小蕊疑惑的转头看了看海哥,正迎上海哥眼中的丝丝欲火,小蕊立刻低下头,把背包和手机放在沙发旁边,慢慢的,有些摇晃的朝办公室的休息室走去,那身黑色的紧身西装把小蕊纤细的腰身和圆圆屁股包裹的格外性感,我感觉自己的喉咙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,小蕊走进休息室,轻轻关上了门。


海哥伸手在西裤外摆正不听话的硬JB,使劲吞了吞口水,稍微平静下来一点就低低的对我说:


这姑娘怎么样??


我看海哥那有些猴急的样子很迷茫,再看他西裤支起的帐篷又觉得很好笑,就故作镇定的问他:


什么怎么样?


海哥有些惊讶: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啊?


我更糊涂了:啥事啊?


海哥有点着急:就是你要觉得她可以做你的助理,可以先砸她一炮。这姑娘这么正,以后你小子有得玩了。


我惊得说不出来话,想想跟那女孩素昧平生的,而且那女孩很可能是我表弟的高中同学,还是个90后,我平时小姐都不找,哪有那个心啊,于是我对海哥说:算了吧,那事我不干!


海哥锤了一下我的肩膀:你小子处男还是装呢啊,那么靓的妞白给你操你都不要,你瞧瞧她那脸蛋,那奶子,那屁股,那…


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小蕊那性感的一切,但想想女友小云含辛茹苦的跟了我7年,我打断海哥的话:好吧,你喜欢就给你吧,反正你也没助理呢。


海哥听后求之不得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就知道你小子地道,这妞我先收了,你要想干就进来啊!


海哥说着迫不及待的解开皮带,推门就进了休息室,海哥转头对我笑了笑,指了指门,这哥们不关门了!


我呆呆的看着那敞开门的休息室,很快就传来海哥西裤兜里钥匙掉落的地板的声音,海哥一直低低的说着什么,我努力听,到我听不清,因为我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热了起来,火烧火燎的,最后整个脑袋都开始烧了起来,我听见小蕊低低的声音,好像在说不要、求你不要这样之类的话,那颤抖的声音让我感觉身体一阵燥热,我感觉我的JB无耻的硬了,脑袋烧得有些眩晕。


我在小蕊坐过沙发上坐了下来,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里面敞着门的休息室,


过了不久,一阵阵允吸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声音越来越清晰,是海哥发出来的,我听见小蕊还在低低的挣扎声,可每当海哥一声重重的允声传来,紧跟着就是小蕊低低的一声啊的叫声,好像有些痛苦,但又不完全是痛苦。


我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硬的不行的JB,一阵酥麻总JB流向全身,我感觉我的全身烧得很,那烧灼感让我窒息,我站起来轻手轻脚,但是速度很快的走到那敞开门的休息室旁边。


休息室的沙发周围散乱着海哥跟小蕊的衣服,海哥赤裸着全身,仅仅脚上穿着袜子,小蕊的西装上衣已经被脱了下来,凌乱的压在身下,她那白色的衬衫只有一只袖子是穿着的,其他都胡乱的缠在脖子上,压在身下,她那粉红色的文胸带了已经完全被海哥扯断,掉在沙发旁边,小蕊的脸使劲往沙发内侧藏过去,原来平直的长发也变得零乱不堪,而海哥正压在她身上疯狂的吸食小蕊的乳头,一只手不断揉捏小蕊另一个雪白的乳房,另一只手神进小蕊的两腿之间不断的抓着, 小蕊的裤子和内裤都已经褪在脚踝上,白白的双腿紧紧夹住海哥精壮的身体,突然海哥抬起腰,我看见小蕊竟然主动伸手握住海哥黑亮坚挺的大JB对准自己的小穴,看不到小蕊的小穴是什么样子,只能看见她稀疏的阴毛跟海哥浓密的阴毛纠缠在一起,


小蕊还没把手缩回来,只见海哥使劲往小蕊身体里一顶,小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可这叫声里痛苦的成分已经很少很少了,小蕊反抱住海哥宽大的背,海哥则从小蕊圆润的双峰上,抬头朝她的嘴盖了过去,疯狂吸食着小蕊的嘴唇,而小蕊则热情的回应着海哥,海哥在小蕊身上使劲的操着,每一下都格外用力,像要把小蕊从中间劈开,而小蕊则格外配合着,海哥干一下,她就大叫一声,随着海哥的速度越来越快,小蕊的喊就也变得上气不接下气,而海哥的嘴巴疯狂的吞噬小蕊的嘴唇让她更加难以呼吸,我看见小蕊整个脸开始发红,最后都开始发紫了,突然,海哥抬起身。头使劲向后仰着,嘴巴大大的长着。使劲的顶了小蕊几下,这几下把沙发顶得都移动了几下,海哥大声吼了一声,身体用力向小蕊的身体内冲动几下,每一下都好像海哥的JB会从小蕊的肚子里顶出来似的,小蕊那几声叫得特别大声。


我都担心外面会不会被人听到,这时可是正常上班的时间啊


海哥就那样动也不动的压着小蕊的身体,而小蕊也仰着头无声的大口喘着气,汗水已经打湿了她额前的头发,海哥突然使劲踹了几口气,自言自语道:


操,真TM爽了,说着低头用粗大的手抓了一把小蕊雪白的乳房,淫笑着说:小妹子真带劲!


小蕊被海哥抓了一把乳房,眼里恢复了光泽,听到海哥的话,小蕊的脸立刻红了,她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,动了动身子想坐起来,可海哥的JB还插在她的身体里,坐不起来。


海哥立刻把她抱了起来,小蕊雪白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海哥硬实的胸肌上,双臂环住海哥的脖子,整个脸埋在海哥的脖子下,海哥一栋着身体抱着小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看见我居然特自然,笑着对我说:MD,这小妹子还害羞了,抬头看看张总。小蕊慢慢的抬起头,湿湿的头发遮住了大半边的脸,但仍然可以看见她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
海哥抱着小蕊往上使劲操了两下,小蕊立刻低低的叫了两声,海哥就抱着她走两步操一下的走到我面前,转身站在我的侧面,叉开腿稳稳的站在地板上,一下一下,很慢,但是很用力的操着小蕊,而小蕊则咬紧嘴唇不想在我的面前叫出声来,在这里一声声的低吟,


海哥一边喘着粗气。站在地板上抱着小蕊上下操着她,一边跟我说:看你这身材,这个姿势肯定能行,一会儿我让你搞她一炮,这个小妹子真骚。操着真TM爽。


我笑着摇了摇头,


海哥不屑的说:你小子就别装了,你看你那JB都翘那么高,在裤子里顶着不难受啊,掏出来操她,现成的妹子…


我吞了一口口水让自己干涩的嗓子舒服点,故作镇定的说:你干吧,我看一会儿就下楼去了。


海哥爽朗的笑了,使劲操了两下怀里的小蕊,小蕊清楚的低吟两声:那行,兄弟喜欢看,当哥的就给你好好操。


海哥抱着小蕊两步一操的又回到了沙发,不愧当过兵,臂力真好,站起来抱着都能干几分钟,


海哥背对着我,轻轻的把小蕊放在沙发上,这样他们的私处就清楚的展现在我的眼前了,海哥俯下身子,亲吻着小蕊的乳头开始在她的身上冲刺,说冲刺一点不过份,因为海哥的速度越来越开,JB还不是整个都插进去,大约有三分之一漏在外面。


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,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,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,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,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,小蕊的小穴已经严重充血,变成了十分显眼的鲜红色,不断有透明的粘稠的液体从里面沿着海哥粗大的黑JB流出来,滴落在沙发上,飞溅到地板上,海哥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小蕊叫的支离破碎,直直的盯着小蕊那正被操着的已经鲜红的小穴,我感觉像是一团红色跳动翻涌的沸水,不知过了多久,海哥一声大叫,小蕊没命似的大口大口喘着气,海哥粗大的黑JB使劲往小蕊鲜红的小穴钻,两个硕大的卵蛋开始抖动,JB下面的尿道也开始抽动,海哥抽动着大JB一下一下的往小蕊体内射着精,还想要把整个灵魂都射进去,


射精结束后,海哥又挺着屁股使劲操了几下小蕊,而此时的小蕊已经不能动了,瘫软在沙发上,海哥拔出大鸡巴,又伸手使劲捏了捏小蕊圆润的乳房,有些依依不舍的转过身,此时他的JB特逗,原来跟整体差不多黑色的龟头变成了显眼的红色,红红的,凉凉的,跟小蕊的小穴差不多,那红亮的龟头跟下面黑亮的JB看起来特别滑稽,海哥俯身迅速抽出茶几上几张纸巾,胡乱的擦擦JB上,蛋皮上,阴毛上,大腿上沾上从小蕊小穴里流出来的液体,然后随手丢在纸筒里。又抽出几张纸巾转身去擦小蕊小穴周围的液体,海哥伸出两个手指捅进小蕊的小穴里随意的转动,然后抽出手,慢慢的,一股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小蕊鲜红的小穴里流了出来,那些纸巾都没够擦,海哥又转身抽出更多的纸巾去擦,总算擦完了,


小蕊满脸潮红,跟一团棉花似的瘫软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嘴巴微张着揣着粗气,海哥转过身,粗大黑亮的JB居然还没有明显开始变软,只是龟头的红色退了一些。他晃动着直挺的大JB转身坐在沙发上,小蕊则顺势瘫倒在海哥的怀里,海哥很随意的拨弄着小蕊雪白乳房上红硬的乳头,一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冲我嘿嘿的笑了几声:


等下哥在让你看招绝的,先让这小妹子休息一下。


小蕊闻声立刻张开眼睛,轻声说:不要了,我不要了。


这些把我也整乐了,我解开裤带,伸手摆正JB的姿态,然后系上裤带,整了整领带和衣领j说:


我先出去转转,你过来把我办公室的门反锁上。


海哥伸手使劲抓了一把小蕊雪白的乳房,笑嘻嘻的站起身甩着硬硬的黑JB跟着我走了出来,我出门后,他身体躲在门后面,只头出头,笑着看着我:


哥们真讲究,晚上哥请你。


想起他是赤身裸体的在门里面站着,JB还是硬的,脸上却跟没事人似的晚上还要请我,我笑了,冲他摆摆手:


走廊有监控,小心走光。


海哥立刻关上了门。


我笑得更厉害了,这哥们光顾着爽了,公司走廊什么时候按监控了?